「嘉南大圳之父」八田與一 1930年珊瑚潭的烏山頭水庫建蓋完工前的嘉南平原,除非下了一場大雨,農人們必須拖著牛車從曾文溪各支流運來一桶桶水來灌溉平原,這必須家中稍長的小孩們幫忙,才能讓田裡的農作物不枯萎,所以很多小孩為了幫忙家務無法去上學。當時的嘉南平原的農人們都過著有一餐沒一餐的生活,種植的農作物除上繳日本外連自家人都吃不飽。 1917年日本土木技師八田與一來台規劃水庫造建工作,妻子外代樹的家人了解八田的理想也支持讓外代樹隨夫西服赴台工作。原本是日本政府為彌補日本作物不足興起增加台灣農作物量產的計畫。八田來了看到了嘉南平原枯脊的土地及辛苦卻無法溫飽的農民,起了極大的同情心,他來回巡視了這片土地,決定要在這裡興建水庫,並且挖渠大圳灌溉農田,這樣農民們便不再需要辛苦運水了。 1917年到1920年是水庫的規劃期,這中間因為日本台灣總督府對於八田所提出的預算太過於龐大,且建造一個長一千公尺,高五十公尺,動用540萬立方米砂石的巨型水壩,來灌溉15萬公頃的嘉南平原。票貼八田的作法是採三年輪作,把平原分三區,第一年供水區種稻,其他兩區種甘蔗等旱作,這樣的想法卻引起當時在營林局工作的過先生的崇敬而辭掉工作來幫助八田。 在規劃其中八田不只要忍受日本人的不信任與取笑,同時還要說服被規劃為水庫用地的農民們簽被徵收同意書,且當時瘧疾肆虐,在那裡工作被疾病找上門是不分國籍的。好不容易所有的地主都簽完同意書,這時八田的計畫預算也通過了。 1920年烏山頭水庫開始興建,八田要求妻子外代樹搬到烏山頭員工宿舍,買屋網同時也要求所有員工不管日本人或台灣人全家一起搬到烏山頭宿舍,一排排的宿舍也很快蓋好了。八田強迫所有員工吞奎寧,那是當時預防瘧疾的藥,也親自站到第一線指揮員工。當時所有員工不分國籍都有一個信念就是要為繁榮嘉南而努力。八田也親自到美國採買大型機械,包括堆土機、挖土機等。這些大型機具需要的費用讓日本人頭痛,也由於八田的堅持,和所有工作同仁的努力,一 一克 服所有的困難,水壩也如火如荼的展開興建工作。 這中間曾經有一些狀況發生,包酒店兼職括日本政府發給的薪水日本員工明顯高於本地人,八田對於這個相當為難的對抗議的員工說,為了要讓土地肥沃,不夠的就當作是大家借給八田的好了,因為大家都很感念八田的領導都被說服了。另一件差點動搖八田信心就是挖掘烏山頭隧道時因工作人員的疏忽,造成瓦斯外洩引起隧道大爆炸,死了50人,包括支持八田的過先生。當一家家辦喪事的隊伍出行,卻也是讓八田相當自責的時候,也因此有一段時間八田沒有心情工作,工程也因此延宕。直到有一天,一向反對八田的一東森房屋位農民出現在他面前罵他膽小鬼,為這樣的小事就退縮不如滾回日本,才讓八田重振心情,也讓所有工作人員的士氣更加旺盛。 1930年五月烏山頭水庫竣工,配合一起開挖的大圳,八田請所有工作人員一起來慶祝且開出水口閘門,並感謝134位罹難的員工及家屬,為他們立碑。碑文所列名字不分國籍而是以殉難的先後排列。出水口閘門一開,水庫的水流入大圳,頓時在田裡耕種的農民們看到水歡聲雷動。從荷蘭到明鄭到滿清,這個不可能的任務竟然完成了。從空中望見原本枯帛琉萎貧脊的土地露出一條條藍綠色的水線,八田說再過不久,黃色的土地就會變成一片綠油油的了。從空中鳥瞰烏山頭水庫像綠色的珊瑚般,故取名為珊瑚潭。 1942年5月8日八田與一奉派到菲律賓時被美軍擊中船艦而罹難,他的妻子終戰後在烏山頭水庫的出水口跳水殉夫,八田的衣冠及外代樹被埋在烏山頭,每年他的忌日,台灣感念八田的貢獻的人群集在他墓前祭拜。 影片的最後,在一片荒煙蔓草中,只有一間荒廢的瓦屋挺立,那是大家感念八田所留下來當時他住的宿舍,質西服樸溫暖,是八田與一在大家心中的形象。 我想不管是台南人或其他地區的台灣人,都要感謝八田。不管是他深刻留在大家心中的情感,光是嘉南大圳的貢獻,就算在台北也能很輕易吃到台南的蔬菜,及工程影響其他水庫的興建。台灣的農民能過著富足的生活,不只靠自己的努力,還有無數前人的耕耘。一個日本人,竟為了台灣人而努力。他的心不僅感動台灣人也感動不少日本人。那些日本人住在台灣許多年,對台灣有了比日本的家更深厚的情感,這裡有他們認識的土地及和善居酒屋的鄰居,早就超過國家的觀念。所以終戰時大家被迫離台回日本時,大家心情都相當難過。日本的家已經離開數十年了,台灣才是他們居住的地方,我想當初他們對台灣這塊土地的認同感不亞於台灣人。 片中對於親子之間的教育態度及關係也描寫的很棒。本地小孩阿文的父親是固執保守的農民,他不相信八田也不相阿文能有成就,其實他是無法接受現代化。舊觀念的農民無力培養自己聰明的孩子,卻不得不接受事實。過先生每天忙於工作,沒有把心思放在家庭,妻子及兒子進室內設計一無法諒解,連進一的夢想都要別人體醒,卻在殉難後讓進一以擁有這樣的父親為榮。八田跟妻子外代樹的感情也相當感人,他們生有八個孩子,八田死後外代樹卻選擇追隨先生始終如一,符合當時日本女性從夫美德。當時皇民教育已經很普遍,所有人多少都會日語,所以臺灣人跟日本人的溝通無礙,有些日本小孩還是會跟台灣小孩成為好朋友的。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借貸
創作者介紹

手鏈

qn65qnms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